网易明日之后开区时间表:明日之后最漂亮的房子

會員風采

打開一扇窗 灑下一片光

信息來源: 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3-02




    >>人物簡介


    廖金威,1989年10月出生于廣東省梅州市大埔縣高陂鎮平原村,2011年入職梅州供電局,現為該局變電管理所琴江巡維中心技術負責人。

 

 




  在廣東省梅州市大埔縣高陂鎮平原村,面生的年輕人隨意走動,極易被村里人搭訕:“你是老師嗎?”


  此老師非彼老師。村里就連皺紋爬滿臉龐的老婆婆都知道,這些年的寒暑假,總有一批學生志愿者來到平原,義務給村里小孩上課,熱鬧得很。


  村里人淳樸,把“教書”這事兒看得重,這群稚嫩的學生們,便統一成了“老師”。


    “老師”并不是學校組織來的,而是廖金威召集而來。對這個在村里出生成長的年輕人,村民們很熟悉,知道他在“辦班,教人”。


   2013年,廖金威創辦精誠公益團隊,義務開展大型支教活動。從一個人到一個團隊,這條路他走了9年,完成了從中學生、大學生,到梅州供電局青年技術骨干的身份轉變。如今團隊成立6年,他和年輕的團隊成員一起,給孩子們帶來一種親情之外的陪伴,并積聚當地人自己的力量,試圖在這鄉間上演更多通過愛和教育反轉人生的故事。




打開一扇窗 灑下一片光11.jpg

 2019年寒假,廖金威的課上,孩子們笑聲不斷。溫紅 攝





     實干派的樂觀


  梅州大埔多山,平原村雖名為平原,卻也在大山之中。村民多外出打工,攢錢自建的三四層小樓裝修氣派??圖胰酥厥詠逃?,平原村也不例外。留守老人料理著房前屋后的幾分田地,孩子早早擁有屬于自己的智能手機。


  廖金威的根在這個現代又保守的鄉村,走到哪兒都沾親帶故。年邁的大爺、正值叛逆期的初中生,路上碰見了,大家都愛和他攀談幾句。就連村里獨自過活的聾啞人,也愛和他比劃著手勢“聊”上一陣。


  盤根錯節的宗族關系不能完全解釋他的好人緣。從小品學兼優,堪稱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長期堅持服務家鄉教育,這讓廖金威贏得村里人足夠的信任和喜愛。


  1月的寒風里,精誠公益團隊支教活動走到了第十一期。村里的孩子鄭靜瑩從10歲起第四期活動時就追隨至今,支教老師們肢體語言豐富,一些知識點還能通過玩游戲的方式傳授,這讓她著迷?!昂猛?!比學校上課有趣多了?!畢衷謁丫?4歲,每天早上不到7點,她就爬起床,等待支教活動開始。


  “老師們就像哥哥姐姐一樣?!敝>燦塹?,去年支教活動時剛好是她的生日,“老師們不知道從哪里知道了,一起給我唱生日快樂歌,還送我本子,上面寫了很多祝福的話?!幣飭現獾木?、突然被人群關注的羞窘,讓她“既感動又難為情”。親情之外的陪伴,有一股微小卻直抵人心的力量,“想像他們一樣,去上大學,去支教?!?/p>


  農村娃和城里孩子,彼此之間的差距可能比兩地之間的房價還要大。鄭靜瑩平日里和奶奶一起生活,她的世界很小,父親工作的城里是她目前到過最遠的地方。


  梅州市位于閩粵贛三省交界處,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稱,耕地資源匱乏,有勞動能力的村民大都選擇外出打工,務工所得是平原村普通農家最常見的收入來源。長期與父母分隔兩地,是大多數如鄭靜瑩這般留守兒童的現狀。


    “和他們一樣,我小時候也是留守兒童,直到12歲到城里上學和父母團聚?!蓖硇娜昧謂鶩刈⒑⒆擁哪諦?,理解他們的真正需要,“現在的生活條件下,大多數留守兒童缺的不是物質,而是陪伴和精神引導?!?/p>


     精誠公益團隊一直在做的,就是這件事。留守無法改變,希望孩子們不缺乏知識和愛。


     義務“孩子王”并不是那么好當的。村里教育基礎差,大部分家長想通過支教提高孩子的成績,廖金威對此很明白。他也不惱,只反復向村民解釋:“支教不等于補課?!?/p>


     他的思路開闊。支教內容設計上,除了常規文化課程,還注重給孩子們帶來學校沒有的新鮮玩意?;?、彩鉛、簡譜、電子琴,美術和音樂啟蒙山里孩子對美、對藝術的認知。教學體驗也是新的,體育課不再是漫長而重復的跑步,聽完籃球、乒乓球的技術要領,孩子們等不及想動手試試。


     談及孩子天性愛玩、面對村民“支教等于補課”的誤解,廖金威總說“這很正?!?,他打心底理解他們。然而他有著別的擔憂?!凹頁す舛院⒆鈾怠蚪鶩綹繆啊揮?,自己也要言傳身教,不能一邊刷手機,一邊要求孩子放下手機?!閉飧鑫潞偷哪昵崛松儆械陌胃吡松?,有點怒其不爭的失望。


     在廖金威看來,教育需要社會、學校、家庭的共同投入,不能一蹴而就?!爸Ы套魑=逃牟鉤?,更多的是傳遞精神文化的力量。為村里的孩子打開一扇窗,知道世界很大,外面的生活很精彩,點燃他們走出去的渴望,讓未來有更多可能?!?/p>


     一邊失望一邊建設,廖金威身上有種屬于實干派的樂觀。他很清醒,沒有奢望支教活動能給孩子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,但能在一些孩子身上看到“立志”的決心和走出去的勇氣,這微小的變化已經足夠讓他欣喜。


     一念思量


     中學生廖金威在家里支起一塊小黑板的時候,沒有想過,舉手之勞會穿透歲月,延續15年之久。


     2004年,廖金威考入東山中學,這是梅州市最好的高中,屢出高考狀元,每年幾百個學生進入重點本科,從這走出去的清華、北大、交大學子并不少。當地人說,考進了東中,一只腳就踏進了重點大學的門。


     在那個高手如云的高中里,廖金威常常能得班級前五。學有余力,他將學習資料收集整理好,每逢節假日回到平原,給幾個小伙伴講解難題,答疑解惑。漸漸地,慕名前來的小伙伴越來越多,“廖老師”索性支起一塊小黑板,十幾個孩子圍成一圈。


     他當時并沒什么宏大概念。你需要,我能給,舉手之勞罷了。一念思量,善念在不知不覺中萌發,即便遠赴北京求學的4年,教學幫扶也一直沒有中斷。每年寒暑假,學子廖金威在平原變為“老師”。


     2011年,廖金威大學畢業返回家鄉,入職梅州供電局。身份的轉變,讓他對教學幫扶有了更長遠的規劃?!澳懿荒芙⒁桓鮒Ы掏哦?,培養出一批人,即便自己放手也能讓教學繼續運轉?”


     2013年,精誠公益團隊成立。廖金威的表弟,他幫助過的學生、朋友,十二三個人,開始一場不為盈利的“創業”。


     支教場地如何協調?人員如何安置?課程如何安排?一系列問題潮水般涌來。那段時間,廖金威事無巨細,親力親為,經常晚上兩點多睡,第二天6點多就又起來了。


     父母擔心他的身體,勸他放棄算了。但廖金威倔強,硬是扛了下來。


     一些支教老師和義工家不在平原,廖金威就把老宅收拾干凈,隊員們幾個人擠一張床,吃住問題算是解決了。


     到了第四期支教,因為教育理念不一致,原本的合作伙伴不愿繼續提供教學場地。沒有教學場地,談何支教?有人勸他暫停,廖金威不愿意,他知道“暫?!幣馕蹲攀裁?,“一旦中斷,前期那么多的堅持和努力會付諸東流?!?/p>


     于是,一個只有四根柱子、一塊頂棚的簡易棚子在老屋的西山墻搭建了起來??巫讕桶讜諛嵌?,遠處犬聲傳來,山風穿過孩子們的讀書聲漸漸消散,鄉村支教活動在不知不覺中,辦了一期又一期。


     喚醒愛心


     教育是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的過程,廖金威喚醒了非常多的人。這種喚醒不僅是對孩子的喚醒,更是對成年人的喚醒,促使更多人加入愛心幫扶中來。


     看到還是“孩子”的支教老師自己做飯,村民邀請他們來家里吃,被“拒絕”后,鄉親們就送點兒自己種的菜,聊表心意。


     聽說十幾個支教老師擠在廖金威家的老屋吃住、教學,平原村移居泰國的華僑廖梅林慷慨迎客,將自家閑置的三層小樓無償借給精誠公益團隊使用。如今這座小樓,是部分教學場地以及支教老師吃住的場所。


     2017年底,平原村耗資百萬重建的廖氏祖祠正式竣工,鄉賓公祠理事會主動找到廖金威,提出將祠堂用于第九期支教場地,并持續至今。


     2018年,平原中學升學率位列大埔縣第二,這是從來沒有過的。


     一個人的力量不大,能改變的事情很少,但只要有一個人被帶動,就會有更多的人在他的帶動下被改變,這個力量是無窮的。


     22歲的鄧小帆和雙胞胎弟弟是在他們的表哥鼓動之下來的,“表哥曾得到威哥幫助,如今在另一個支教點高陂?!?/p>


     遠房表妹鄧秀清今年快20歲,既是支教活動的受益者,如今也是備受孩子喜愛的支教老師。她是廖金威的小迷妹,“表哥很有愛心,尤其關心家鄉的孩子們?!蔽⑿排笥訝?,她從不怯于表達支教所思所感。畢竟,每一道微光都有它存在的意義。


     湯小苑從小就懷有支教夢,如今在暨南大學就讀大二的她已參與3期支教活動,學生的微小進步、支教老師間的交流學習,無不吸引著她。通過朋友聚會、微信朋友圈等線上線下的傳播,高中同學鐘嘉芝、大學同學陳思薈和劉睿欣都主動參與了進來。這群心懷善意的年輕人,正試圖給鄉村孩子帶來更多可能。


     廖金威在梅州供電局的同事也被打動了。年輕小伙張奕昭先后參加了3期支教,“覺得是一件善良的事情,自己應該去、也值得去參與?!被褂瀉芏嗄瓿さ耐?,雖然沒有直接參與授課,但支教活動需要車輛、義工不足時,他們也沒有二話,甚至帶上自己的家人,一起出一份力。


     獨行快,眾行遠。仰仗人們額外的善意,精誠公益團隊成立6年間,成員從最初的十多個發展到100多人,涵蓋了當地學有余力的高中生、外出求學的大學生,在梅州求學的外地學子以及供電局的同事。不同身份、不同年齡的人們聚集起來,備課教研、宣傳策劃、人事財務,大家各盡其責,支教點從平原村的一個拓展到最高峰時的4個,先后組織開展了11期相對大型的支教活動,幫助、影響學生超過7000人。


     做一件好事不難,長久地做一件事很難。采訪中,“堅持”“佩服”,是廖金威的支教小伙伴、梅州供電局的同事提及他時的高頻詞。作為梅州供電局6個巡維中心里最年輕的技術負責人,廖金威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。然而他想做好的事情很多,唯有和時間賽跑,堅持早起,工作時間無特殊情況不看手機,每天閱讀,沒有節假日,數年來在梅州這個四五線城市過著超一線的快節奏生活。


      自助助人


     曾有同事提出給精誠公益團隊捐款,廖金威婉言謝絕了。不是團隊資金充裕,而是從一開始他就非常明確——用支教的本土化去推動持續化。


     “每個人都有責任把自己的家鄉建設好,要培養當地人參與其中的責任感,依靠當地自己的力量謀求自身發展?!?/p>


     他是這么說的,也是這么做的。


     支教老師以當地人為主,支教項目也只接受當地村民的自發捐贈,謝絕外地人的捐款?!白災?,才是建立長效機制的關鍵所在?!?/p>


    “盡量讓團隊脫離我,不論哪天誰退出了,團隊都能運轉起來?!比緗裰Ы袒疃木嚀迨亂嘶窘桓髦Ы痰愀涸鶉?。20歲上下的大學生有時拿不準主意,向他請教,他只讓成員們自行討論決定?!耙桓鋈四芰τ邢?,個人的影響因子小一點,反而有利于團隊的整體發揮?!繃謂鶩胙Щ帷胺攀幀?。


     在他看來,所謂公益,是大家無論力量大小,一起努力,最終施者和受者都能從中獲益,或心智成長,或技能提升。


     但金錢絕不在他的獲益范圍。孩子們來參加支教活動都是免費的,前幾期支教費用主要由廖金威和前來支教的老師、義工們自掏腰包,有時也舉辦義賣活動湊點兒。第七期支教活動起,平原村的幾位鄉賢被善行打動,主動捐贈資金。


    “團隊設立了財務部,賬本詳細記錄了每筆開支,錢花在哪兒一清二楚?!倍砸恍┒褚獯Р?,廖金威不屑于辯解,卻也不愿被熱心鄉賢誤解。捐贈金額并不多,單筆最高8000元,他堅持把支出明細發給捐資人,“即使他們不看,也是要這么做的?!?/p>


     有了可持續發展的團隊,廖金威有精力去嘗試更多的事,幫助更多的人。


     2016年,他和幾個朋友一道,在梅州市區創辦公益性質的“常然獨立書店”。一個小小的書店,面向不同人群進行探索:針對小學生的“雛鷹計劃”和針對中學生的“展翅計劃”,主要通過每月上課幫助孩子們精進學業;針對大學生和已參加工作的社會人員,書店推出了“書童計劃”,“書童”們可以在書店讀書,并免費獲得禮儀、茶藝、攝影、書法、演講等方面的培訓,作為交換,他們每個月要在書店提供一定時長的服務。


     某種程度上,書店相當于支教活動的“人才蓄水池”?!跋M芘嘌盟?,一起把這個書店辦好,跟著我們一塊去支教?!背伺嘌帽鏡刂駒剛?,他也想“走出去”,把自助助人的“精誠模式”傳遞給更多人,帶動更廣泛的人參與。


     千里之外的湖南姑娘肖瑾曦通過網絡知道了這件事,年輕的心躁動著,“想要做些什么”,遂費盡口舌說服家人,獨自來到陌生的梅州鄉間。朋友們說她膽子大,可當孩子們拉著她的手,幫她捂手取暖時,傳授的這點繪畫技巧又算得了什么呢?


     人與人之間的牽系讓她動容。廖金威說:“有關聯的人,才會走到一起,沒有關聯的很快就會斷?!?/p>


     在平原村,這牽系是宗族血緣,也是“一起做一件善良的事情”的小人物的善念,它們重疊在一起,試圖抬起那座山。




    >>記者手記


     被善待過,便也想去善待別人


     本報記者 陳細英


     廖金威從小學習成績好,在村里人看來,成績好、高考成功就意味著不錯的未來。如今他工作穩定,房車齊備,基本符合村民對他“美好未來”的想象。


    “家有隔夜糧,不當孩子王”,這句話說的是做老師在某些人眼里被認為是一件沒出息的事情,更何況是工作之余的義務活動呢?從一個人的教學幫扶到一個團隊的大型支教也非易事,采訪中我試圖探尋廖金威十幾年來堅持服務家鄉教育的緣由。


     他把主要原因歸結于陪伴自己長大的爺爺,話語間帶著一股孩子般的驕傲:自律,沒正經上過學卻愛讀書看報,姐弟倆學習時,他會關電視,一起讀起書來;樂于助人,見哪個鄉親的孩子吃不飽,會省下一些家里的食物送給他們;心胸寬廣,家中田地被占也是能讓就讓,不能失了鄉親間的感情;有成人之美,能說會道,村里好多人央他說媒,撮合了20多對夫妻;廣受尊重,去世前身體虛弱,好些人或郵寄、或親自登門,給爺爺送自己釣的魚補身體;情系家國,教導兒孫關心國家大事,承擔家庭責任,“為小家小國做些事情”。


     言傳身教、耳濡目染的力量超乎想象。被善待過,便也想去善待別人?!白魴┦慮欏鋇畝V?,廖金威記了下來,也這么做了十幾年。


    “教育改變未來”,廖金威相信這句話。40多人的小學班級里,將近1/3的同學初中畢業就外出打工,考上大學的更屈指可數。平日里的村子里幾乎碰不上小學同學,大家為了生計,沒有回來。


     農村現實條件的限制,是長久積淀的結果,難以打破。但有些事情,總得有人去做。廖金威愿意去做這件事情。即使他現在嘗試的這場教育實踐力量還很微小,遠未強大到足以改寫山村孩子的命運,但做點事情總歸是好的。至少,孩子們被善待過,對平原以外的世界有更開闊的認知。對他們來說,廖金威就像那個打著手電筒的人,自己本身不發光,但他積聚的能量足以化出一束強光,照進幽深的地下室,讓地下的人頓悟:原來自己還能往上爬,反轉人生。

 

 

來源于2019年3月1日《南方電網報》





關于我們|會員服務|明日之后最漂亮的房子|友情鏈接

廣東省電力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©2004-2011 粵ICP備11017294號